近日,国务院发布《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》,提出三个方面改革措施:保持增值税「五五分享」比例稳定,调整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,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。其目的在于「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,支持地方政府落实减税降费政策、缓解财政运行困难」。

烟草

此次改革的焦点在第三条,「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」。除了明确「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,将部分在生产(进口)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」这个大的改革方向,核心和关键是「改革调整的存量部分核定基数,由地方上解中央,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」,原来中央独享的消费税将转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种。也就是,外界对于消费税改革「央地收入划分改革」这一常规视角。

作为消费税的重中之重,烟草占据了消费税的50%以上。我国卷烟消费税从开征以来,经历了6次大调整,最近一次调整在2015年。目前烟草的消费税主要包括:生产环节甲类卷烟56%加0.003元/支,乙类卷烟36%加0.003元/支;批发环节11%加0.005元/支。从税总公布的数据看,生产环节的消费税占比37%左右,批发环节占比14%左右,两者之间大致2:1的比例。

很显然,尽管目前只是「先对高档手表、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」,但大家都知道真正的重头戏是烟草、石油,消费税改革某种意义上就是烟草消费税改革。

之前大家对于烟草消费税的关注,在于是否——基于控烟为目的——继续提高税率,呼吁提税和强调稳定具备接近的声量。现在随着《方案》的发布,虽然消费税改革第一步并未涉及烟草,但对于下一步烟草消费税改革明确了方向,也留下了悬念。改革是必然的,也是必要的,但怎么改,怎么改更好,「财政部会同税务总局等部门研究制定」必定会牵一发动全身。

最直接的影响,随着消费税改革的启动推进,地方政府对烟草的重视程度会有一个明显提升,尤其对工业板块会有更大的关注支持、更高的期望要求,各地也会进一步加大专卖执法力度,加大对假冒、走私、非法流通卷烟的打击。比如,云南在14日就发布了《支持烟草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》,提出了推动烟草产业高质量发展的一揽子计划。

下一步,会不会因此而导致「卷烟消费税后移至批发或者零售环节」,进而倒逼烟草的改革深化,这既是烟草在未来一段时间都无法回避的现实挑战,也有可能会对烟草的深化改革带来正向促进。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不能就消费税改革而改革,要充分认识、积极应对消费税改革的联动效应,烟草行业自身更需要有提前谋划、通盘考虑、系统设计。